每个有女儿的妈妈,都应该给女儿讲这个枕边故事

深度育儿 2020-07-04 阅读:42

文/苏飞鸿


  “一个女子,必须先凭双手争取生活,才有资格追求快乐,幸福,理想。无论如何,要有自己的职业,因而结识志同道合的同事。届时,可以结婚生子,也可以独身终老,这叫选择亦是自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 董竹君

 

  董竹君出生在1900年的上海。



  父亲是一个干苦力的黄包车车夫,母亲靠给有钱人家洗衣服干杂活补贴家用。



  即便如此,董竹君的父亲还是坚持让她读书识字,他认为只有读书孩子才会有出路。



  然而父亲的一场大病彻底改变了董竹君的生活。



  那一天,母亲给她梳了精致的头发,穿上节日才会穿的衣服,董竹君感到了从未有过的不安。



  为了给父亲治病,她被抵押到妓院去做了”清倌人”。



  十三岁的董竹君,开始了她在妓院的学唱生涯,董竹君不仅聪敏好学,还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。



  很快就成了妓院戏唱的最好的姑娘,然而要在妓院这种地方明哲保身,绝非易事。



  董竹君每次看到妓院里的姑娘被羞辱被打骂,都会在心里暗暗的告诉自己:一定要从这里逃出去,同样是人,为什么女人要被当成男人消遣的工具和玩物,董竹君打心眼儿里不服。



  一个女人,无论身处怎样的境遇,肉体都不应该成为我们赖以生存的资本,这是底线,也是尊严。





  身处污浊之地的董竹君,无时不刻的不在寻求逃生的机会。



  而唯利是图的老鸨,怎么会轻易的放过这颗天生丽质的摇钱树。



  董竹君一些生理上的变化让她兴奋不已。



  她安排阿姨给董竹君束胸,并教授她一些男女之事的常识。



  这时一个叫夏之时的年轻人走进了董竹君的生活。



  二十四岁的夏之时,时任四川副都督兼蜀军总司令。



  为了执行秘密任务,数次隐蔽到董竹君所在的妓院。董竹君对这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爱慕不已,夏之时对董竹君更是一见倾心,数次提到要花钱赎董竹君出去,董竹君都拒绝了。

 

  “我自己会想办法逃出去,不用你花钱,你一旦不高兴的时候也许会说,你有什么稀奇的,你是我花钱买来的,大家要做夫妻,只能是因为感情的原因。”



  女人大多会向往爱情,渴望婚姻,然而平等是确保这一切存在的基石。





  1914年的春天,董竹君逃出了妓院,嫁给了自己心仪的白马王子——夏之时。同年,夏之时遵守自己的承诺,带董竹君去日本求学。同行的还有几位夏之时的朋友,他们对董竹君表面上客气,心底里是很不屑的,“介青楼女子能念得好书,不过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罢了。”董竹君听到这样的谈论也只是淡淡一笑。



  “我从不因为被曲解而改变初衷,更不因为冷落而怀疑自己的信念。”



  1916年夏之时应召回国,董竹君不得不白天照顾女儿,操持家务,晚上完成功课,坚持完成了自己的学业。



  因为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:读书是我们实现独立,改变命运最好的捷径。

 

  1917年董竹君在丈夫的再三要求之下,带着几个月大的女儿,回到了夏之时的老家四川。



  夏家是一个封建气息浓重的大家族,初到夏家的董竹君受尽了冷嘲热讽。



  婆婆甚至当着董竹君的面,让夏之时再娶一个正妻,深爱妻子的夏之时拒绝了。



  董竹君决定靠自己的努力赢得她人的尊重。



  她亲自操持家务,缝纫、洗衣、做饭、招呼客人、算账,,把整个夏家打理的井井有条。



  即使在这种繁忙的情况下,她仍然坚持学习家政,晚上坚持读书完成功课。



  经过了半年的努力,婆婆决定给董竹君在老家补办一场盛大的婚礼。





  1927年夏之时被免去了职务,心中苦闷的夏之时整日借酒浇愁。



  后来又染上了赌博和大烟,酒醉之后还动辄对董竹君拳脚相向。



  女儿的一场大病让董竹君对婚姻产生了疑虑,三岁的大女儿夏国琼染上了重病。



  董竹君没日没夜的照顾,夏之时十分的反感愤怒:“一个女儿死了就死了,用得着你如此的费心。”



  四女儿四岁那年,腰椎患病,导致右腿粗大,需要穿刺抽出脓水。



  董竹君日夜照顾,心如刀绞。不幸的是,另一个女儿不慎从楼上摔下来,昏迷了好几个小时。两个孩子同时生命垂危,她慌乱不已,四处求医。



  而夏之时对这一切熟视无睹,不管孩子的死活,照样吃喝玩乐,还嫌董竹君服务自己不周到。甚至手提菜刀追着董竹君砍,董竹君对这场婚姻彻底的绝望了。



  1934年董竹君结束了长达二十年的婚姻,带着四个女儿到上海谋生。



  对于婚姻,当她值得你守望时,一定要竭尽全力去爱去守护,而当她意味着痛苦和绝望,一定要有走出坟墓的胆识和魄力。



  离婚后的董竹君带着四个女儿,来到上海谋生。



  起初筹建袜厂和黄包车行,最终都因战争的原因宣告失败。



  她和孩子们的生活陷入了异常艰难的境地,很长的一段时间只能靠大女儿做家教维持生计。



  董竹君并没有向生活低头,1935年,她创建了锦江小馆,她采用了日式中式相结合的装修风格,对菜品的选择和服务都要求非常的严格,很快锦江小馆在上海滩名声大噪。



  随后又建立了锦江茶室,专门聘用知书达理的新女性帮助她们实现经济独立。



  1951年锦江国宾馆正式诞生,同年董竹君把16年全部的积蓄,十五万美元,捐献给国家。



  女人的一生的幸福,绝不仅限于爱情和婚姻,更不在于物质上的富有,而在于人格的独立,灵魂的丰盈。

 

  1997年97岁的董竹君,出版了自传《我的一个世纪》,接受央视《读书时间》的采访的她。精神矍铄,衣着得体,优雅从容。



  节目结束半个小时后,这位世纪老人便与世长辞了。



  对于一个女人而言,容颜的衰老固然令人遗憾,然而更令人遗憾的是,随着岁月的流逝,却没有获得相应的生存能力和生活的智慧。



  董竹君用自己的一生,铸就了一粒种子,一粒适合播种在,每个成长中的女孩心中的种子。



  不困于爱情,不拘于婚姻,不限于容颜,不惧于年华。

作者:苏飞鸿

编辑:沐辰

图片来源: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
本文为深度育儿原创文章,欢迎转发分享,谢绝任何形式的改编、抄袭、洗稿,媒体平台转载请在后台回复“转载”

评论(0)

">